查看: 150|回复: 0

雾之歌

[复制链接]
鄄室酱 发表于 2017-5-10 22:20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此文送给我的朋友鸣
祝新婚快乐,百年好合

雾之歌
1 无形之物
    “你从哪里来?”
    光对于流银就像是迷雾一样,他永远看不清光在想什么,他也觉得永远不能理解光,从各个方面来说。
    “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
    “我,我只是问问嘛。”
    世界上没有谁能百分之百地了解对方,流银深知这一点,但是他还是很想彻底地了解光,但是他越是这么想,就越像是陷入迷雾之中。
    雾天会迷失对周围的感知,对于探险家而言,雾天出行是非常不好的事情,流银体验过很多次迷失在雾中的恐惧,看见的地方觉得很安全,但是可能危险已经悄悄勒住自己的咽喉了。
    “流银,你喜欢雪吗?”
    “喜欢啊。”
    “那你觉得,雪是怎么样的呢?”
    又来了,光总是问一些,他摸不着头脑的东西,还期待着自己喜欢的答案,至少流银这么认为她,但他又何尝能真正了解她,此刻他所猜想光所想的事情,是不是真正的如他所认为的那般呢?
    至少他不喜欢雾,在迷雾弥漫的荒野,随时要小心,不然就会受伤,他对光也一直是小心翼翼,但他仍然会迷茫在如何选择之中。
    怎样做,才能不把自己的想法错误地传达出去,怎样才能清楚地传递自己的想法,对这些流银总是很在意,就像在雾中的犹豫一样。
    慢慢地他害怕了,害怕现在的一切会被破坏。
    “雪吗?白白的那种感觉,真好啊。”
    “不,我不是问这个。”
    “那你,想问我什么?”
    就如他所想的一样,这一次的事情,他也琢磨不透光的想法。光的目光总是向着很远的地方,这让他感到更加迷失,根本是在雾的海洋中了。
    她是在想什么呢?
    他仍然记得光唱的歌,用着世间无法理解的语言,喃喃如雾一般的歌曲。
    “好听吗?”
    “好听......吧。”
2 雪
    流银从来没有问过光的来历。
    她其实很希望流银能问她一句,至少一句,你从哪里来,她想一五一十地向他说。
    虽然这些其实流银早就知道了。
    她从雪之里来。
    她和她身边那些雪白的六尾们不一样,她是红色的,她也不像自己的兄弟姐妹们一样会使用冰之力,而是使用着其它六尾害怕的火之力,在村子里她是被作为灾厄般的存在。
    “你觉得你自己是什么呢?”
    “我是怪物,不属于这里的怪物。”
    “也许呢,至少我觉得,这里不是适合你的地方。”
    “我也是这么觉得,真想出去看看啊,至少,在外面我不会再是怪物了。”
    “不是这样哦,光,你觉得你的归宿在哪里呢?”
    “归宿?”
    “是啊,你从这里来到世上,那么,你又去向哪里呢?”
    虽然后来村子里的看法慢慢改变,但她还是离开了雪之里,哥哥的这句话她一直在反复琢磨,就好像在大海里寻找宝藏一样,不断无意义地探索着。
    “副会......不,阿光前辈,您在看什么呢?”
    光的眼神始终望向窗外的地方,很远很远的地方。希路雪大概知道她在想什么,只是她并不能理解这种想法。
    “他已经走了,我想,流银前辈是不会回来了。”
    “希路雪,你觉得我的归宿会在哪里呢?”
    “我......抱歉,这个,我也不太清楚。”
    “是吗,其实,我想,我应该已经知道了。”
    光的笑让希路雪有些释然了,但是也有点迷惑,这种事情对至今没有伴侣的希路雪是多少有些不能理解的,但是希路雪也知道,自己是很孤独的,不过有苍澜雪的陪伴这种感觉也不太浓厚。
    光喃喃地唱起歌来,希路雪听的出来,这是雪之里流传下来的霜雪之歌,但是希路雪听不懂她在唱什么。
    不知所谓的语言,和奇妙的旋律,就好像是在迷雾中徘徊。
    希路雪觉得这应该是阿光的一种心声,但是,也有不一样的感觉。
3 归宿
    “你从哪里来?”
    “我不知道我来自何方,我早就说过了。”
    “我都忘记了,那么,我换个问题吧。”
    “又是新的问题吗?”
    “你往哪里去呢?”
    流银想了很久。光和很久以前一样,她让自己捉摸不透,几十年的时光已经就这样过去了,光和以前一样,也许,自己也和以前一样。
    迷雾还是没有散去,但是流银似乎已经找到了目的地。
    “如果硬要说的话,我哪里也不去。”
    “是吗?”
    他注意光的目光,但是他不知道光在注视什么,是和以前一样的远方?还是近在眼前的地方呢?
    其实他不知道那个答案。
    你往哪里去?
    也许现在不知道,也许光也还没找到她自己追寻的答案,但是他会和光一起走下去,不管前方是在哪里。
2017.5.7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入住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